令人窒息的色差/.\

杂。

· 杂
· 补冰菓的途中 正好是一半吧
· 無駄の話而且会跑题(

关于天赋,第一次想到的时候是多少年前已经回忆不起来了,只是仔细认真的一项项划掉了可能的选项后,略有些失望吧。虽然当时可能并不懂那是什么样的心情。

“看见那样的他,我真的只是愉快吗。”

充满现实与人性,作为一个经常自满而且小心眼的人,说实话,去年整个半年可能都是在嫉妒的。用没有才能来逃避现实算是很大的缺点吧(笑),嘛也不算没有挣扎过,谁让我好胜呢,尽量压下所有的情绪然后不在意,试图让失望少一些。

结果是,没有才能还真的就没用呢哈哈。
接下来好像也是成了定局,到底…为什么会成这样呢^_^一时满腔热血甚至...

今日的三题故事

真遥今天的三個題目是:「冬天」、「夢境」、「華麗」 

脑洞偏题√角色崩坏√(冬季风是我胡扯的我也不知道对不对233_(:з」∠)_


岩鸢的冬天尤其是当从西伯利亚吹来的冬季风呼啸而过时总是格外的冷,每当这个时候橘真琴恨不得想多加几件衣服穿在自己身上然后脱给身上永远三件套的七濑遥,于是当他一如既往的迈出家门准备登上阶梯去把还呆在水里的某条美男鱼拉出水里的时候他看见了那条美男鱼……啊呸是七濑遥把自己裹得像是新开封卷筒卫生纸里的筒芯一样,他正想说哈鲁酱终于长大了之类的时候对方皱了皱眉头说真琴你穿那么华丽是要做什么。

橘真琴哎了一声如梦初醒看了...


临摹作 原图来自Wei's Portfolio 侵删

toaruC:

ui.practice X2

FB被淹没惹

肚子疼(´・_・`)

【Decades】习惯性吻别-Day1

赞ε-(´∀`)

Time is Nothing:

[相恋十年十年30题]

[联文,小伙伴是Cornhellebore]

文/Toria


七濑遥揉着眼睛说要找个模特的时候,裸着上半身的橘真琴找的是闹钟。


他几乎是推开了整个床头柜才在缝隙里发现了躺在角落的圆形钟表,左臂撑着床侧身弯下去捡的时候刚刚尽全力坐起来的七濑遥又横着躺下了。橘真琴试图够起闹钟结果却把对方往床底推了一点,他有点挫败的低声叹气,尖锐的铃声显得更加恼人了。

“遥,要起床了。今天不是约了看中的模特试衣服吗?”

平躺着的七濑遥侧过身面向自己,费力的半睁开眼看了看前方,这回他没撑过五秒钟。伴随对方重新闭紧双眼的是摸索过来的右手,从肩膀下滑,拇指和食指...

佳仙人Jan:

晚安啦,大少爷

1 / 2

© Hiiro-五纵 | Powered by LOFTER